陈小凡何思雨桃运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

追更人数:148人

小说介绍:陈小凡是个小村医,拥有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,这天晚上,嫂子羞答答找到他…


陈小凡何思雨桃运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>>


10145.jpg
    “陈汉,维护平儿安儿!”嘈杂声中,陈小凡大喊着。

    “是!”陈汉飞快地掠向双胞胎地址的马车。

    “哥哥!”秦平缓何思雨年岁最小,陈汉一手夹起一个,快速地朝前方奔去。

    秦敏和陈小凡坐在一辆马车,早已吓得腿软,缩在马车里不敢出去,陈小凡毫不客气地甩了一个巴掌:“要想死就待在这!”

    秦敏被打得回神,狠狠咬了自己一口,撑起悉数的力气往外跑去。

    山上的碎石持续落下,点着的火把早已在紊乱中停息。

    一片乌黑中,有人躲闪不及,被落石砸中,哀嚎声在山沟中不断响起,显得分外可怖。

    陈小凡拉着秦敏,身上虽难免被砸,但是好歹 命无忧,总算是逃出了乱石圈。

    被陈汉救出来的何思雨秦平一把抱住哥哥,哇哇大哭。

    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陈小凡安慰地摸了摸弟妹的脑袋,却不敢耽搁时刻:“秦敏,清点人数,让没有大碍的侍卫去将伤员都抬过来。”

    说着,陈小凡又看向陈汉,乌黑的夜 也藏不住他眼中的矛头:“留神防范。”

    陈汉傲然应道:“是!”

    居然用上了火药,看来对方预备充分。

    这一波爆破落石只怕仅仅前菜,为的就是让他们方寸大乱,才干趁乱使出真实的 招!

    乌黑的夜 中,吼叫的北风与伤员的哀嚎声交相照应,谱成了一曲幽怨的乐章。

    *

    远处的树林里,匿伏着一群亡命徒。

    他们的老迈,叫周老七。

    周老七是个孤儿。

    他出世那年,恰逢灾害,八岁的时分,家里人就死绝了。

    为了活命,周老七只好处处乞讨。

    一个小乞丐,到哪都要被人欺压。为了活下去,他学会了跟人拼命。

    从一开端为了抢一口馒头,到后来抢地盘,抢女性,抢悉数能够抢的东西……

    周老七发现,与其乞讨,盼望他人的布施,还不如靠自己。

    为了活下去,周老七什么都做, 人、放火、掠夺、掳掠,他都不怕。

    凭着这股狠劲,周老七从一个一无悉数的小乞丐,具有了想要的悉数。

    横竖他就是贱命一条,多活一天都是赚来的。

    渐渐的,周老七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亡命之徒,他们犯的事也越来越大, 的人越来越多,名望也越来越响。

    只需给钱,周老七能够替你做任何事。

    使命完结,收钱两讫,若是完不成,那就赔你 命,就算是死也决不会显露买主的信息。

    凭着这一条,周老七的生意连绵不断。

    一个月前,周老七接了一单来自南边的生意,有人用一千两黄金,买一个墨客的命。

    关于周老七来说,这几乎就是 鸡用牛刀,可那买主却一再叮咛,说那墨客不是一般人,要他的命并非易事,要周老七必须留神。

    周老七记住,他其时如同大笑了两声,骂那买主胆小怕事。

    他周老七 过的人,只怕比那买主吃过的鸡都要多,别说是一个墨客了,就算是当 的,他也亲手扭断过脖子!

    可那买主仍旧忧心如焚,说那墨客身边有一个能够以一敌百的高手,要周老七千万不要轻敌。

    听到这话,周老七才稍微正视了一下买主所说的话。

    高手?

    那就更有意思了。

    周老七这人,能够混出名堂,天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   武艺比他高的,没有他无耻。

    比他无耻的,没有他奸刁。

    而比他奸刁的,又没有他拼命。

    听到那墨客身边有个百里挑一的高手,周老七摸着胡子显露了阴冷的笑:“老子我最喜爱的就是弄死比老子凶猛的人。”

    周老七毫不犹疑地收了五百两定金。

    正所谓收人金钱,替·人·消·灾。

    周老七带着手下做了缜密的安顿。

    前面那个茶摊就是第一招。

    周老七虽不怕死,却也不会简单舍命,所以下 是他最惯用的招数。

    派出去下 的兄弟一去不归,周老七便知道使命失利了。

    赔了一个兄弟,周老七开端意识到,这一千两黄金公然不是好赚的。

    但是再凶猛,也是肉·体·凡·胎,他周老七就不信还弄不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墨客!

    依据探子刺探的音讯,那墨客带着家眷,走不太快。行将进京那段路上,有一段山路,按他们的脚程,必定免不了要走夜路。

    周老七在那墨客必经之路上,早早就埋好了火药,等他们一行人通过,就当即奉上这噼里啪啦的乱石阵。

    这碎石一顿乱砸,不死也去了半条命。

    周老七干事详密,生怕石头砸不死那伙人,又早早带领弟兄们在山沟沟里蹲守着,等着补刀。

    只需上去弄死这个墨客,他就能够拿到剩余的五百两黄金。

    这单生意,虽折了一个兄弟,但也还算利索。

    可周老七没想到,就是这单让他觉得几乎是白赚的生意,却成了他的催命符。

    周老七依照方案,带着人来到了碎石掉落的山路,夜 晦暗,他们凭着伤员的哀嚎声循声而去。

    可还没等他们着手,数十个侍卫便将他们团团围住。这点人手,周老七还不看在眼里,但是他没想到,那买主口中以一敌百的高手,的确不是虚话。

    除了那个高手外,其他侍卫的功夫,也远超一般的家仆。

    周老七看着自己的弟兄们一个个在自己眼前倒下。

    那些人出手不要人命,一看便知是想留活口。

    那些跑脱不掉的弟兄,找着时机便寻了绝路。

    这是他定下的规则,可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分,周老七反而成为了最害怕的那个人。

    当那柄剑横在自己的脖颈之上时,周老七犹疑了一瞬,错过了咬破舌尖 药的时机。

    陈汉只一个动作就卸了他的下巴,让他想咬也使不出力了。

    “总算仍是留了个活口。”陈汉回头看向陈小凡,“看这人的装扮,怕是这群人的领头。”

    陈小凡走了上来,周老七这才看清楚自己这个方针的长相,文文弱弱,瘦不经风。

    可偏偏这样一个他决不会看在眼里的墨客,竟让他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
    “已然有活口,那就带着入京,送去 府,好好审一审。”

    他等了这么久,总算等来的依据,天然不能简单放过。

    自作自受,说的大约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   作者有话说:

    来撒个花呗!

    第九十三章 、朱昭煦

    春闱在即, 外地的考生陆陆续续开端进京。人一多,就简单出事,关于京兆府来说, 这是三年一度的大检测。

    京兆尹早已叮咛下去,必须加强京城表里的巡查,不能出一点过失。

    但是京兆尹怎样也想不到,这天一早, 有人给他送来这么大一份“惊喜”。

    人很多、恶名远扬的周老七被抓了!

    这周老七, 做过乞丐, 最擅流亡,京城表里不知费了多少时刻,也不曾将他捉拿归案, 现在, 竟被一进京赶考的墨客给捉住了!

    “的确是周老七?不会是弄错人了吧?”京兆尹有些不敢信任。

    “确是周老七!”属下急速答复,“还有他那些手下的尸首,也都被带回来了!”

    京兆尹急急忙忙迎了出去。

    可有人比他快了一步。

    陈小凡一行人进京城的时分, 被守城禁军拦了下来。被五花大绑的周老七天然引起了禁军的留意。

    陈小凡也没什么好隐秘的,将周老七的身份一报, 直接就惊动了禁军统领。

    禁军统领依据陈小凡所说,前去事发地址找到了周老七手下那些尸首,还在山峰之上发现了没有用完的火药。

    陈小凡一行人, 都被禁军带了回去, 禁军统领亲身出头问询此事。

    “哥哥……”

    秦平何思雨紧紧地跟在陈小凡死后, 陈小凡对着弟妹安慰一笑:“莫怕。”

    陈小凡看向面无表情的禁军统领, 悄然一笑:“学生陈小凡, 见过大人。”

    禁军统领知道眼前之人乃是进京赶考的举子, 却也不认为意, 终究每次科考的学生不计其数,能够考上的屈指可数。

    就算他考上进士又怎样,也得从低阶 职渐渐往上爬,又怎样值得他放在眼里。

===第87节===

禁军统领介意的是,这个人竟活捉了周老七,终究周老七但是几回三番从他禁军手中逃脱的江洋大盗!

    现在,却被这个墨客给拿下了。

    这么一来,显得禁军分外无用。

    禁军统领不由满眼审视地望着眼前这个墨客,拖家带口,弱不由风,终究有何本事,竟能活捉周老七?

    哦不,应该问,他终究有多遭人恨,才会招惹周老七?

    “你终究身犯何事,竟惹来周老七。”

    “学生赴京赶考,真实不知终究发生了什么,竟会招惹这些江洋大盗,还请大人明查,也好让学生知道暗地凶手终究是谁。”陈小凡拱手道。

    禁军统领冷笑一声:“进了我禁军地牢,就算是哑巴也得开口!”

    陈小凡悄然一笑:“那学生就先谢过大人了。”

    陈小凡看了一眼受惊的弟妹,以及至今有些腿软的秦敏,再次开口:“已然人现已交给大人了,那我们是否能够先回去?。”

    禁军统领冷冷抬眸:“回哪里去?在这待着!”

    陈小凡悄然扬眉,了解眼前这位并不想放人。他却是还能熬,可侍卫奴隶中有人被落石砸伤,平儿安儿也惊吓过度,只怕都撑不了多久。

    “已然大人相留,学生自当合作。仅仅弟妹年幼,生怕京中亲眷忧虑,能否请大人通融,派人给学生的亲眷送个口信?”

    这个要求,也不算过分分,禁军统领随意地址了允许,对着身旁的禁军侍卫抬了下下巴,算是附和陈小凡所求。

    “要送信去哪里?”那侍卫上前,面 肃然地问道。

    陈小凡望着侍卫,眉眼轻弯,笑脸平缓:“勇毅侯府。”

    “你要送信去哪里?!”禁军统领一听这四个字,像是被人踩住尾巴的猫相同,双目圆瞪,死死地看着陈小凡。

    陈小凡笑得仍旧安静,再次重复:“勇毅侯府。”

    “你与侯爷,是何联系?!”禁军统领看向陈小凡的目光,已然不同。

    禁军统领乃是勇毅侯带出来的亲兵,虽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