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人生陈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时间:2021年09月14日 | 作者 : 滴滴快车 | 分类 : 小说推荐

小说介绍:随着靠山突然出事,事业春风得意的陈浩遭遇重挫,随即又被妻子背叛,更可怕的是,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…


顶级人生陈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http://www.fenxia.com/gof/1g0


jpg (7).jpg   陈浩心里一動:“这话好像有点引诱的滋味。”

    姜秀秀脸悄悄一红,接着坐到沙髮上。

    陈浩持续看资料,期间姜秀秀不断给他点烟倒水冲咖啡,看他久坐,又给他揉膀子。

    半响之后,陈浩把资料過滤了一遍,邊享用着姜秀秀的按摩,邊抽烟深思着。

    接着陈浩拿過纸筆,写了几行字,递给姜秀秀:“秀秀,你现在给孙永打电话,让他把这几份相关的资料给我髮過来。”

    姜秀秀接過去,接着摸出手机给孙永打电话。

    方才和孙永一同来酒店的时分,孙永把手机号留给了姜秀秀。

    陈浩这时又翻开一份资料开端看,这份资料是全 各 区上半年的髮展数据。

    上半年,全 八 三区的 和社会各项作业都获得了長足的发展,这其间,最显着的是三江和松北,三江的 总量和财 收入,去年同期在全 都是第二,但这次却都成了榜首,超過了長期稳居老迈的 中区,而 增速,则從第五提高到了第二。

    而松北,由所以全 最小的 , 总量和财 收入一贯垫底,这次也有了显着行进,这两项数据都提高了3个位次, 增速则名列全 榜首。

    三江和松北的行进都是显着的,这显着得益于这两个 强有力的领导班子,特别是 一把手。

    陈浩为尤程東、张琳和苗培龙感到欣喜,看来尤程東还真有两下子,當然,这跟张琳和他的调和伙伴是分不开的。

    陈浩又觉得姚健是沾了苗培龙的光,看着正在给孙永打电话的姜秀秀,陈浩想起姚健就来气。

    接着陈浩又看到了阳山的 髮展数据和排名,不由乐了,尼玛,三大数据全面倒数榜首,退让太显着了。

    这显着和程辉的游手好闲有关。

    想到任泉之前主 松北,此次松北的髮展获得如此長足行进,陈浩不由觉得苗培龙比任泉有本事,不知任泉现在主 阳山,会不会在髮展思路上有什么打破,能不能改变阳山下滑的颓势。

    邊看着这些数据,陈浩邊想起廖谷锋在全省半年作业会上的说话,细细揣摩品尝着。

    揣摩了大半响,陈浩心里大致有数了,悄悄呼了一口气。

    此刻姜秀秀现已和孙永打完了电话,坐在沙髮上静静地看着陈浩。

    陈浩看着姜秀秀一笑:“美人,老看帅哥干嘛?”

 第902章 行进的方向

    姜秀秀娇柔一笑:“我在看你深思的姿态。”

    陈浩一咧嘴:“我深思的姿态美观?”

    姜秀秀点允许:“美观。”

    “是不是我什么姿态都美观?”陈浩玩笑道。

   浩在安哲心里的方位,不由有些敬慕,對陈浩愈加敬服。

    安哲摸起座机话筒,一按免提,接着就拨号。

    顷刻,电话里传来提示:“您拨打的号码以关机。”

    孙永知道安哲拨的是陈浩的号码,道:“安 ,乔科長这会正在上课。”

    “哦,對。”安哲点允许,放下话筒,接着看着孙永,“回头告知陈浩,就说我说的,稿子我很满意,昨夜他辛苦了。”

    孙永忙允许容许着。

    这时秦川开门进来了:“安 ,明日就要开会了,秘书一科最终修完的说话稿你还满意吧?”

    秦川来安哲办公室前,先问了下秘书一科,得知昨全国午送给安哲的修完的稿子没有打回来,下知道以为安哲应该是满意了,不過还想再确认一下,就過来问问。

    安哲拿起桌上的稿子晃了下:“明日开会我就用这个,你看一下。”

    秦川本想说不用看的,由于秘书一科每次修完的稿子,都先给自己過目,然后再送给安哲。

    但安哲已然说让自己看,那仍是要走下過场。

    秦川接過稿子看起来,看着看着,秦川感觉不對头,咦,这不是秘书一科弄的稿子,怎样像是陈浩写的?陈浩啥时写的这稿子?

    看完稿子,秦川怔怔看着安哲:“安 ,这稿子……”

    安哲爽性道:“秘书一科弄的稿子,辗转反侧改了那么屡次,我看再怎样改也跳不出那思维,也改不了那套路了,就把稿子给了陈浩,让陈浩在那稿子的基础上修正了一下。”

    孙永在旁听了暗笑,这哪里是修正,清楚是陈浩从头写的。

    一同,孙永又知道到,安哲之所以對秦川这么说,是有必定意图的,一来他不说是自己主動找的陈浩,而是他的意思,帶有维护自己和陈浩的主见;二来他说陈浩在秘书一科的稿子基础上修正了一下,也直接帶有不想为难部属,不想让秘书一科太为难的意思。

    秦川眨眨眼,这稿子陈浩公然 手了,仅仅他不是修正,而是从头写的,安哲之所以这么说,不過是给秘书一科一个体面。

    秦川一同又知道到,尽管自己把陈浩從安哲身邊捣鼓去了青干班,但陈浩仍是随时能够为安哲做一些事,安哲有些事仍是会找陈浩,也便是说,在安哲心里,陈浩的方位是无可代替的。

    还有,陈浩写的这稿子,的确比秘书一科弄的强多了,尽管秘书一科写的稿子中规中矩,挑不出什么缺点,但陈浩的却更合安哲心思,更契合安哲的思维风格和言语特色。

    这阐明陈浩跟了安哲这么些时刻,對安哲的思路和风格现已揣摩地很透了,而这是秘书一科的人难以做到的,他们没那个条件了解这些。

    想到这儿,秦川笑了下:“小乔弄的这稿子我觉得很棒,早知道就不让秘书一科的人折腾了,直接让陈浩弄多好。”

    安哲道:“之前我的说话稿大多让陈浩弄,这好像让秘书一科的同志们多少有被架空的感觉,觉得陈浩抢了他们饭碗,對陈浩也未必信服,那么,正好陈浩现在脱産学习,就给他们一个时机。

    仅仅这时机给了他们,他们却没有把握好,他们弄的这稿子,我看改改数字,全省乃至全国各地 的一把手说话都能够用,缺少江州特 ,或许说,他们在弄这稿子的时分,除了套路和 话,就没有仔细揣摩体会過我平常的说话……”

   看着邵冰雨。

    邵冰雨打听道:“我看你好像挺介意心仪去琳姐家去住。”

    陈浩眨眨眼:“你还挺仔细,这都留心到了。”

    “那是。”

    “你很猎奇?”

    “有点古怪。”

    “没啥猎古怪的,我是关怀她们。”

    “关怀她们?”邵冰雨悄悄一蹙眉头,“这话怎样说?”

    陈浩一本正派道:“我忧虑她们俩老这么搅在一同,会不会是 取向髮生了问题,特别是叶心仪。”

    邵冰雨一听头大,这家伙想的可真多。

    陈浩看着邵冰雨:“莫非你不这么想?”

    “不。”邵冰雨果斷摇头,“我從来没这么想過,心仪有话想和琳姐聊,去她那里住不是很正常?”

    “嗯?”陈浩直勾勾看着邵冰雨,看得邵冰雨有些髮毛,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    陈浩一副仔细的姿态道:“你的 取向没有问题吧?”

    邵冰雨顿时懵逼,尼玛,自己活了这么多年,從来没對这方面有過任何置疑,这家伙怎样如此问?

    “你胡说什么,當然没有。”邵冰雨不快道。

    

    “不会吧,我看你一副深重的表情。”钟惠子道。

    陈浩笑笑:“我仅仅在装深重罢了。”

    钟惠子皱蹙眉头:“乔同学,深重是装出来的吗?”

    陈浩道:“尽管深城很难装出来,但我太浅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