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浩叶心仪小说《风起云涌》无广告在线阅读 - 笔趣阁

时间:2021年09月14日 | 作者 : 滴滴快车 | 分类 : 小说推荐

小说介绍:随着靠山突然出事,事业春风得意的陈浩遭遇重挫,随即又被妻子背叛,更可怕的是,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…


陈浩叶心仪小说《风起云涌》无广告在线阅读 - 笔趣阁http://www.fenxia.com/gof/1g0


jpg (52).jpg第946章 为什么给我?

    下午5点多,苏妍到了陈浩宿舍门口,悄悄呼了口气,捋了捋头髮,接着敲门。

    随即门翻开,陈浩请苏妍进来。

    苏妍进来后,环顾了一下室内,接着看到了茶几上那个高级女式包,不由目光一亮,艾玛,这品牌的包但是很贵的,这家伙把包放在这儿,不出意外,应该是送给自己的。

    如此一想,苏妍心里一热,没想到陈浩如此舍得为自己花钱。

    如此,他送自己如此宝贵的包,那自己显着也应该有所表明,而此刻,两人單独在房间里,最好的表明當然是……

    这样想着,苏妍又心跳,还有少许的等待。

    “坐吧。”陈浩指指沙髮,然后自己先坐下。

    苏妍坐在沙髮上,目光没有脱离这女式包。

    “这包好欠好?”陈浩道。

    “當然好,不论是层次仍是款式,都很好。”苏妍道。

    “你是不是以为,这包是送给你的?”陈浩道。

    “怎样?”苏妍一怔,看着陈浩。

    “这包不是给你的,是给那美女主播的。”陈浩爽性道。

    苏妍又一怔,直勾勾看着陈浩。

    陈浩接着道:“这包是a货。”

    苏妍眨眨眼,伸手拿過那包,辗转反侧看,喃喃道:“a货?我怎样一点也看不出……”

    “看不出就對了,否则怎样欺骗那美女主播。”

    苏妍看着陈浩:“你送她这包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   陈浩指指包上的标牌:“玄机在这儿,里边有针孔摄像头。”

    苏妍茅塞顿开,又垂头看着那标牌,不由赞道:“规划真实精妙,居然一点都看不出。”

    陈浩接着道:“今晚我会把这包作为初次见面的礼物送给那美女主播,之所以叫你提早来我这儿,是要让你学会怎样 作……”

    苏妍点允许,心里有些丢掉,原本他叫自己来,仅仅这个。

    在丢掉的一同,苏妍心里又有些幽怨,这男人好像對自己没有任何一点那方面的主意。

    随即苏妍又自卑,陈浩已然知道自己和楚恒有過那种联络,天然是從心里看不起自己的,已然看不起,他又怎样会對自己動情呢?

    想到这儿,苏妍觉得自己有些可悲可笑,定定神:“好,你来教我怎样 作。”

    陈浩摸出二维码卡片,让苏妍拿出手机扫二维码下载app,然后两人邊揣摩邊 作,公然能够自動衔接,遥控效果公然很好。

    重复弄了几回之后,苏妍熟练把握了 作技巧。

    陈浩對苏妍道:“后边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   苏妍点允许。

    这时苏妍的手机响了,苏妍一看来电:“美女主播打来的,她和我说好,打車接我去饭馆。”

    陈浩快速一想:“你说你现在我这儿,让她来这儿接。”

    苏妍眨眨眼,接着接通电话,告知了美女主播,美女主播说大约非常钟到。

    然后陈浩去卫生间洗了把脸,出来,對苏妍道:“走吧。”

    苏妍走到门口刚要开门,陈浩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   苏妍看着陈浩,不知他还有什么事。

    陈浩忽然一搂苏妍的身体,接着大手按住了她的两个团团,随即用力搓弄。

    “啊,你……”苏妍猝不及防,登时呼吸短促脸 通红浑身松软。

    陈浩不说话,用力揉了一会,接着松开苏妍的身体,拿起那个女式包,拉开门就往外走。

    苏妍被陈浩这来去匆匆的動作搞得髮懵,定定神,忙跟着陈浩下去。

    陈浩和苏妍刚到小区门口,一辆租借過来停下,副驾驶車窗摇下,显露一张精美而美丽的脸蛋。

    美女主播。

    美女主播看陈浩和苏妍一同出来,而此刻苏妍脸上还帶着几分绯红,马上猜想,陈浩和苏妍应该刚亲近完,说不定自己方才给苏妍打电话的时分,两人正在就事。

    美女主播含笑看着苏妍,目光里帶着几分含糊。

    苏妍不由有些不自在,随即了解了陈浩方才那么做的意图,他是要以此来影响自己,让美女主播從自己余热未退的神态中猜到什么,假如美女主播回头告知楚恒,那天然愈加会让楚恒确信无疑自己和陈浩的联络正在快速髮展。

    苏妍不由暗暗敬服陈浩干事的详尽,又感到丢掉。

    接着美女主播叫他们苏姐乔哥,声响很脆很甜。

    陈浩冲美女主播友善点允许,接着和苏妍上了車后座。

    “乔哥,苏姐,你们方才是不是刚忙完什么啊?”車刚启動,美女主播就回头笑问。

    陈浩没有说话,暗暗捏了一下苏妍的手,苏妍随即有些扭捏地笑起来。

    一看苏妍这笑,美女主播愈加承认了自己方才的判斷,吃吃笑道:“这大周末的,你们也没闲着。”

    苏妍笑得愈加扭捏,伸手打了美女主播一下:“小丫头,不许乱问。”

    “嘻嘻,那好,不问了。”美女主播持续吃吃笑。

    苏妍此刻心里却髮出一声悄悄的叹气,尼玛,要是真办就好了,惋惜他仅仅做戏。

    陈浩接着把包递给美女主播:“小美女,初次见面,送你个小礼物。”

    美女主播接過去一看,登时眼前一亮:“哎呀,乔哥,这哪里是小礼物,这包但是国际名牌,太宝贵了。”

    “什么宝贵不重的,这包是他人送我的,你苏姐现已有这样的包了,我一个大男人藏着也没用,爽性送你,只需你喜爱就好。”陈浩道。

    美女主播满心欢喜,以陈浩的身份,他人给他送礼物,天然价值不菲,天然名副其实。

    美女主播忙感谢,又随口道:“乔哥,人家为啥送你女士包啊?”

    “傻丫头,人家送你乔哥这包,天然是给我的,仅仅我现已有个相同的了,所以就给你了。”苏妍 话道。

    陈浩暗暗允许,苏妍合作地不错。

    陈浩接着严峻道:“小美女,这包价值很贵,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收受了这么宝贵的礼物,所以,假如他人问起你这包,你可不能把我卖了。”

    美女主播忙允许:“乔哥你定心,假如他人问起来,我就说是自己买的a货,这样谁也不会置疑什么。”

    苏妍听了心里暗笑。

    美女主播说完,脑子里又灵机一動,嗯,對楚恒也要这样说,正好借此磨他,说自己想要真的,让他给自己再买个高级女式包,如此,自己不是又有斩获?

    如此一想,美女主播不由高兴,觉得自己很聪明。

    晚上8点,陈浩和苏妍、美女主播吃過饭走出饭馆。

    今晚和美女主播吃饭的时分,陈浩和苏妍合作地很默契,没有谈和美女主播有关的任何私家论题,只谈作业和其他。

    吃完饭,美女主播高兴地走了,今晚楚恒有呼唤,她要去侍寝。

    美女主播走后,陈浩和苏妍分手,直接回了宿舍。

    陈浩坐在沙髮上抽了一支烟,细心回忆了一下今晚和美女主播触摸的全過程,承认没有任何疏忽,然后站起来,计划去洗澡。

    正在这时,有人敲门。

    陈浩翻开门,叶心仪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个不大的精美雕花木盒。

    陈浩把叶心仪让进来坐下,然后坐在她旁邊,看着她,又看着那雕花木盒,不知叶心仪拿着盒子来自己这儿干嘛。

    缄默沉静了一会,叶心仪把木盒放到茶几上,渐渐道:“这个盒子,是我在收拾琳姐遗物的时分,在她家卧室柜子里髮现的。”

    听叶心仪提起张琳,陈浩心一沉,目光直直地看着那盒子,不知道里边是什么。

    叶心仪接着道:“这个盒子,我决议交给你。”

    “为什么要给我?”陈浩的声响有些沙哑。

    “由于我看了里边的東西后,以为这盒子只能交给你。”叶心仪的目光有些闪耀。

    “这儿面有什么?”不知为何,陈浩忽然莫名心跳。

    “你看看便知。”叶心仪轻声道。

    陈浩看叶心仪此刻的神态难以捉摸,感到困惑,接着悄悄翻开那盒子——

 第947章 筆记本

    翻开盒子一看,里边是一个精美的筆记本。

    陈浩看看筆记本,又看看叶心仪,叶心仪悄悄抿抿嘴唇,目光有些杂乱,陈浩一时没看懂。

    陈浩拿起筆记本,顺手翻开,眼前呈现出张琳了解的字体。

    陈浩定定神,看那些内容——

    “每次一想到要回江州,想到晚上要和他一同,想到他的威猛和有力,想到他不知疲倦的冲击和深化,就不由心跳,就不由神往,不知何时,不知不觉现已深深沉迷,现已深陷不能自拔,也不肯自拔,好像,和他在一同的欢愉能够让我忘却作业上的悉数劳累和悉数烦恼,好像,他给予我的,和我给予他的,都是人间最美好最调和的東西……”

    看到这儿,陈浩心跳加快,显着,这是张琳的随想筆记,她有许多话无法和他人讲,就在这儿写下自己的心声。

    陈浩又看了一眼叶心仪,她低垂眼皮缄默沉静不语。

    陈浩持续往下看。

    “在我眼里,他活跃进步、正派仁慈、有情有义,是没有任何缺憾的男人,在男人的圈子里,他鹤立鸡群,尽管他现在等级不高,现在仅仅一个科级秘书,但以他的才调和才智,以他的心态和毅力,信任假以时日,他定会成为圈子里的佼佼者;在女性的圈子里,他洒脱潇洒、诙谐幽默,好像没有女性不会喜爱上他……

    我是如此走运,又是如此偶尔,竟会由于查处他而和他髮生交集,成为老友,直至走到这一步。这悉数好像很偶尔,却又好像是一种注定,感谢上苍,让我在孤單寂寥的路上遇到他,走過这么多年的人生,好像過去從未感觉,而这感觉让我的生命如此充分,让我的魂灵如此激荡……

    最近有一段时刻没和他一同了,由于咱们都很忙,可贵一聚,由于可巧有机遇的时分,心仪又要住到我那里。看到他丢掉而惋惜的神态,我知道他很想,而我相同很想。但没办法,我和他的事,不能让咱们知道,也不能告知心仪。为此,我心里不时会有不安,又觉得對他很抱愧……”